会员登录/注册 /网站地图/联系旺正欢迎光临湖南旺正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官网!

全国咨询热线:400-880-4832

旺正-11年专注竹地板生产旺正地板 好打理 比木地板更好用的竹地板

热门关键词:竹地板安装地板代理重竹地板竹产品加工厂竹地板哪家好

湖南旺正新材料有限公司

势如破竹,竹制品行业发展迅速

文章出处:责任编辑: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势如破竹,竹制品行业发展迅速扫一扫!
人气:-发表时间:2015-03-28 17:40【

如今的竹子已经不再只是庭院里的竹节灯了,然而这种木材替代材料真的可以制作成更环保的地板,衣物和其他产品吗?

增长行业

竹产品制造商喜欢吹嘘自己产品的美观和耐用,尤其是产品环保的特点。“换掉木材,使用优美的多功能竹产品,绿色世界将不再是梦。”这类的广告词在竹制硬木材网站上震耳欲聋。支持者认为,竹子快速生长的特点就意味着它的碳排量比生长慢的树木要少得多,因此在“LEED绿色建筑评估标准”的认证下,竹制地板和夹板被认证为快速生长,且可持续的材料。种植竹子只需要少量或者不用肥料,杀虫剂,也不需要重型收割机械或灌溉系统,另外竹子的根部系统还能防止山体滑坡。

现实,就像通常那样,总是更为复杂。“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们用阳光,水,空气这些物质生产建筑材料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冒险,”坐落在佛蒙特州布拉特波罗城的 “BuildingGreen出版社”主席兼执行编辑爱雷克威尔逊说。他的著作曾经被舆论认为是环保建筑领域的消费者报告书。不过他又说,“我们确实对过去人们种植的方法不太了解。这并不是说这些方法就一定不好—就较低的化学剂用量来说,竹材料有可能在这点做得很好—不过我们对它还不是够了解。”

亚洲的竹子种植在过去二十年间快速增长,中国出产的毛竹从2000年起翻了一倍还多。中国竹子大多生长在小块的家庭承包地上,有些地已经种了几个世纪。竹子种植是很多农村地区农民最大的经济机遇,马德里大学科学家马尼奥和中国科学家在过去15年间一起研究竹子。

然而,机遇也有其不好的一面:过去几十年间,持续增长的需求诱使种植者将自然森林开荒,种上竹子—从环境的角度来看,曾通过卫星图研究竹子种植情况的马尼奥把这个行动称作“完全是发疯”的举动,因为这样不仅会破坏生态多样性,还会降低碳捕获的益处。“我不是说这不会发生,但我们最近确实没有见到这种情况。相反,我们看到种植在陡坡和废弃的农业用地上的竹子。”他解释说,这些地区的种植可能会给当地环境带来很大的好处。

而不同的种植地也从管理好的到管理不善不等,因此要做出全面的绿色环保论断还很难。用水和杀虫剂似乎很低,不过外部的需求会促使种植户多用合成化肥。虽然有关竹子种植所用的肥料方面的资料很少,其在中国农业中的使用在过去几十年已经普遍增长了很多,直接导致了一系列的环境问题,包括水土和地下水的污染。有个种植竹子的村子给那些愿意少用肥料,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种植户提供财务支持,不过这样的举措也还只是在初级阶段。

中国制造

就连竹制品的鼓吹者也认识到:竹制品加工过程中接下来的几个步骤—将竹子变成地板,布料或其他产品的加工工艺中间是有环境隐患的。把竹条粘成竹板的胶水可能含有甲醛,塔对工人的的健康造成威胁,而且也可能对消费者造成危害。染色用的染料还可能含有重金属。

众多消费者也尚未意识到:几乎所有这些光滑柔软的竹制毛巾,T恤,袜子,以及其他可以在美国买到的各种纺织品都是通过化学药剂工艺制作出来的,这一点和生产人造纤维的工艺类似。(事实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规定:大多数竹制纺织品都被冠以人造纤维的标签。)纺织产品的规格等细节部分还有待商议,但总的来说,人造纤维制作工艺包括了把植物材料放到碱液中洗涤;以及将这些材料进行二硫化碳处理—而这些工艺可能会导致慢性的神经系统损伤。上述步骤之后便产生黏性的溶液。将其通过喷嘴挤压到酸性物质里,溶液就变硬形成织物。

“加工工艺显然是竹制纺织品不环保因素的主要方面,”南卡罗来纳州安德鲁斯城的“Bamboosa公司”的创始人以及合伙人莫里斯森青说。这家公司购买中国制作的纤维和纱线,而后在美国生产各种纺织品。“Bamboosa公司”和美国很多竹制布料公司一样是中国”河北吉藁化纤有限公司”的客户。这家公司在中国大陆的东北部,产品特点是“环保,纯天然的植物纤维”。不过,究竟工艺过程中消耗了多少水和能源,还有化学药剂用在哪里以及如何使用的,这些都无法证实。 “这类信息并未公开,”“Pickering International”的副总裁唐皮克林说,这家公司同样也是河北吉藁的客户。(河北吉藁的发言人并未就此作出评论。)河北吉藁的环境管理系统是由国际化标准机构“ISO”国际认证的,这只是表示该企业对企业对地区环境造成的影响有所认知,且公司有义务对此改善自己的系统—而并不是表示该企业就已经获得了某个特定的性能级别。

制作完全无污染的人造纤维并非不可能:奥地利公司“Lenzing公司”生产一种用木制纸浆做成的人造纤维布料。他们采用了一种全封闭式的生产工艺,即对每一种使用的化学药剂都必须进行回收。皮克林曾在2008年造访了河北吉藁,他认为吉藁确实有一套精密的污水处理系统,不过要做到完全封闭无污染的工艺还需要一套全新的设备—而很多中国加工厂对这笔巨大的投资既不是很情愿,又无力承担。

尽管制作布料的工艺还称不上完美,竹材料,大豆纤维和木材人造纤维仍然是用石油提取物制作的涤纶织物的最佳替代品,德克萨斯州的奥德尼奥城一家致力于绿色纺织品的非盈利组织的“有机物交换小组”的瑞贝卡如是说。“人们使用的纺织品中有大量不可持续的纺织材料。那么像竹子这样的材料是否会把我们引向一个正确的方向呢?答案是肯定的。”

绿色标准

对于一个工作繁忙,热爱环保产品的顾客来说,想要在这种种不甚明了的信息和名目繁多的商品中分出好坏并非一件易事。成分含有竹材料和涤纶的菱形花格织物(打的广告是“丝滑柔软”)就一定在环保标准上比普通的棉质织物略胜一筹吗?竹制滑板可能有其生态环保的时髦概念,可它真的比橡木或者玻璃纤维做的滑板更生态吗?许多业内专家认为制造商还需要做更多让消费者信服的事。“我觉得,要让大家对竹子这种生态环保的材料充满信心,业界的人就必须加快步伐为这种管理得当的绿色产品提供更多管理和工艺上的支持,”BuildingGreen杂志的主编那达马琳说。马琳是LEED绿色建筑评估标准“材料和资源技术顾问团”的成员。

尽管这些销售竹产品的公司分布在世界不同的地区,各个公司都和他们的竹子种植户建立了长期稳定的业务关系,并把自己在业界中看到的风向—对整个工艺流程负责任的理念传达给他们。各个公司也开始用农场和森林认证证书来支持自己产品的宣传。去年,伦敦的“有机作物促进委员会”认证了一些中国的竹加工企业,证明这些企业符合美国农业部有关有机物的相关标准。这些企业中就包括河北吉藁。另外,Smith&Fong去年也获得了森林管理委员会的一枚认证标志— 这个组织为全世界各个地区进行环保绩效的认证工作==其已经为竹子种植业主的10000公顷土地中的3000公顷进行了认证。

认证手续复杂且价格不菲。Smith跟这家理事会进行了多年协商之后,理事会才同意对竹子这种材料进行认证。Smith为整个调查和其他认证流程所需的费用支付了35000美金,他每年还不断地给相关调查和改进工作支付费用。由于中国竹子大都在小块地上种植,申请认证就意味着制造商或者进口商必须雇佣额外的员工以协调成千上万个种植户的活动。

当然,对农场进行认证只是通往环保可靠度的第一站,消费者仍然要常常在这些不甚完美的纺织品中间做出选择。“BuildingGreen出版社”的埃里克斯威尔逊就警告说在一些硬质木材充裕的地区,比如美国东北部,那里的木材都来自当地管理良好的植木林,无论认证与否,其都是一种比认证竹材料更环保的地板选择材料。部分原因是从中国进口所需的轮船和货运中的碳排放成本。威尔逊还提议“LEED绿色建筑评估标准”将其认定的竹子—快速可持续发展的原料—这一标准换成更宽泛的认证系统,将树木和其他对生态不造成破坏的材料包含在内。因为有些木材并不需要杀虫剂或者灭草剂,而这些木材可能比那些使用灭虫剂或灭草剂的农作物更环保。

其时问题都集中在竹产品工艺过程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上。像Smith&Fong这样的公司,在其中国加工厂有自己的股份,它应当能对工艺流程做出更多的控管;Smith&Fong和众多其他制造商和进口商,包括华盛顿州的BainbridegeIsland公司都在销售用不含甲醛的黏合剂制作的竹地板和竹夹板。尽管河北吉藁并没有宣布其在工艺中如何使用化学药剂或需要多少水和能源,河北吉藁和其他竹纤维企业获得了“国际环保纺织协会” (Oeko-Tex®)的认证证书,证明其产品不含有害的化学物质。